不挑食的蠢鱼_一开学就变成咸鱼QAQ

一条蠢萌蠢萌的咸鱼

🎄🎄🎄
祝首页的大家
圣诞节快乐💝~(^з^)-☆
MERRY CHRISTMAS!
(/≧▽≦/)

【邦信】又逢君(下)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概是个很潦草的结局

大概不会是一个好结局

全程照着百度百科走😂历史渣😂

准备好的话就go【下箭头】









9.

“为什么?”

他抬头看向把自己挽在怀里的人,垂下的红发却遮住了自己的视线,从缝隙中只能隐隐约约看出个轮廓。

“为什么?”

他又问了一遍。明明知道那个人不会回答,自己却还是耐不住。他想要挣扎,但是身体被囚住,动也动不了。他拼命仰起头,可只能用眼神抓住那个人的发尾。

“你是谁?”

他的喉结动了动,发出干涩的声音。问出这个问题后,他才意识到,这不是现实。

“我......看不见你。”

“重言,”那个人终于开口,虽然只是做了个嘴形,但他却同时地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我们不会被祝福的。”

“......为什么......”要这样说。

“轰隆——”

霎时,雷声响起,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依稀记得自己梦到些了不得的场景,可发生了什么却全忘了。

“为什么.......”我会感觉胸口闷闷的。

10.

“皇上,请听臣下一言——”

萧何的一句话,打断了刘邦的沉思。

“哦,萧相有何要告与我?”

“陛下——”萧何凑到刘邦耳边,用手半捂着嘴。

“齐王近日与钟离昧、蒯通等来往密切,怕是在谋划些什么?”

“那依丞相之言,要如何才好?”

“微臣不才,想.........”萧何把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地说与刘邦,小心翼翼地等待这位善于谋算的王者的回应。

“有意思——”刘邦勾起嘴角,“那就依你的,快快去做罢,我要看到成果。”

“是,微臣告退。”

看着萧何缓步退出殿门,侍从们依着刘邦的旨意,跨出门槛,把门关得严严实实,只留那紫发的帝王在偌大的殿内。

“重言,”刘邦转动着手上的玉扳指,脸上泛起一丝冷笑。

“好久不见。”






11.

颠簸的马车发出一阵阵的声响,把原本不省人事的韩信惊醒了。

“这是哪里?”韩信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造得像监狱的马车里。他扶着车壁想要起身,才知觉自己被囚住了双手双脚。韩信愣了一会,努力地回忆昨晚的事:和钟离昧喝酒聊天,然后.......刘季来了.......然后和刘季钟离昧一起喝酒聊天,然后........

他才反应过来,身体比大脑先开始运转——他拼命扯动铁链,苦苦挣扎,可是身体软绵绵的,使出全力却只是让铁链移动了一尺。

“切,该死......”他放弃挣扎,直接放开嗓子向外面大吼,“可恶,刘季,你快放了我,你个混蛋!”

“啊呀,重言,你醒了?”刘邦走进车厢,笑眯眯地俯视韩信。

“为什么?!”韩信看着刘邦,昨晚的记忆一股脑涌进,他绝望地大喊,“为什么要杀了钟离昧?为什么要给我下药?”他愤怒地想要挥动手臂,却没有力气抬手,只能让铁链发出“叮哐叮哐”的响声。

“第一个为什么,很简单,”刘邦走到韩信面前,蹲下身,拔下他的发簪,又恶趣味地替他整理散乱的红发。“钟离昧想要造反,因此他想方设法接近齐王,而我英明神武地发觉此事,杀了这个叛贼。”

“至于第二个为什么,是因为这样你才会乖乖被我带走,我才能顺利地做接下来的事,”刘邦的手拂过韩信的脸,手指在他的嘴唇上滑动,然后一路往下,“啊啦,居然这么听话,早知道就不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制服你了。”

“你......可......”韩信扯开嗓子,发现自己难以吐出清晰的音节,“哦呀哦呀,现在才发作吗?只能说你的抗药性真好啊,重言,”刘邦解开韩信的衣扣,俯身用舌尖逗弄着他,听到身下人的喘  息声,刘邦轻笑,“这样就不行了吗?接下来可是要你好好忍耐啊,不能叫得太大声哦,让外人听见就不好了,是吧?”

车轮造出巨大的响声,甚至盖过了车内两人的粗喘。




12.

韩信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的。

“淮阴侯醒了。”床边的的侍从叽叽喳喳地说些什么,然后一个太医模样的人就出现了。

“殿下,我是陛下从皇宫派来的太医,领陛下指令前来照顾您的身体。”

“让他们下去。”韩信翻了个身,背对着太医。

等人都散开了,韩信才缓缓开口。

“他想说什么?”

“陛下让殿下不要做出惹人怀疑的举动,不然后果就不仅仅是被贬了。”

“嘁,我知道了。”韩信裹紧身上的被子,“你也退下。”

“是。”太医收拾好拍在一旁的药盒,吩咐好药方,方才退下。

韩信抽抽鼻子,蜷起身。体内的不适和被侵入的痕迹勾起在车上的一连串画面,他闭上眼睛,一想到那个人对自己的肆意妄为,湿热的液体就不住地从眼角滑下。

刘季啊刘季,你究竟想要我怎样。


13.

汉十年,陈豨府中。

一个士兵模样的人匆匆忙忙赶到萧何面前,兴许是他邀功心切,连必要的礼节都忘了。“丞相,这是搜到的一些书信,请您过目。”他谄媚地举起信封。

萧何接过信,迫不及待地读起来,信读得越来越快,脸色却是越变越沉。

“油灯。”

萧何小心翼翼地烧掉这些信纸。

“你没看过吧?”他突然转头看向那个士兵。

“没有。”士兵憨厚的笑了,一边期待着自己一会儿的奖赏会有多丰厚。

“那就好。”他用目光指示身边的人把那个兵抓起来。

“杀了。”

看来真是留不得你了,韩信。




14.

“侯爷,皇后娘娘请您进宫。”侍从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不敢抬头看这个令人头疼的侯爷一眼。不过想来他也是老样子:里衣随便挂在身上,连衣结都不打,再披肩外套,一副痞子样地坐在桌上喝酒。唯一能看得过眼的估计就是他那被精心梳整的头发吧。

“她请我做甚?”韩信捏起几粒花生米放嘴里放。

“皇后娘娘宣:帝平反归来,往侯爷速速进宫,帝有要事与侯爷商量。”

“切......”韩信用拳头撑着下巴,嘴角咧开一抹嘲讽的笑,“这种事情他也要借他人之口?”他看向一旁的侍女,“愣着干嘛,替我更衣,我要进宫面圣。”

“是。”

15.

“陛下呢?”

韩信抿一口酒,看着对面坐得蹲着端正的萧何。

“陛下有急事要处理,先由我来招待侯爷。”

“你又算什么东西?”他转动酒杯,心想这皇宫里的酒真不一般,才几杯自己就晕乎乎地了,“他特意召我进宫,如今连个影子都没有,罢了罢了,我还是回去吧。”言尽,他起身,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萧何见势不妙,忙向暗处使个眼色。霎时,数个壮汉出现,瞬间捆住韩信。

“萧何,你在干什么?!”韩信看着自己这副狼狈的景象,大声质问萧何,他暗中活动活动自己的手脚,却丝毫使不出力气。

“叛贼韩信,欲勾结陈豨造反。陛下念你往日忠心,特赐你一死。”萧何一字不漏地念出自己准备好的话,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聊今天是否要吃鱼一样。

“你......他.......怎么可能?”韩信睁大眼,想挣脱武士的压制,却有心无力。“你个小人,竟做如此卑鄙下流的事,你快放了我,我要跟他解释,不是这样的...不是.....”他看着萧何向武士使眼色示意,心里的凉意越来越重。

死神的镰刀舐着韩信,他空零零的眼洞正对着目光呆滞的红发人儿,森白的骨头在月光下泛着冷光。

他停止了挣扎。

在最后的最后,韩信却出奇的冷静。他跪坐在地上,一边等待着审判,一边任所有的疑问和不甘涌上心头,随着点滴回忆交织成絳紫色。

我要死了?

欸,为什么?

陛下......认为我是叛贼?

怎么可能,只是萧何想要整死我罢.......

还是.......

啊,也是,萧何哪有这么大的权力........

肯定是......

你是这么想的吗?季,你真的怀疑过我吗?我......是如此地不值得信任?还是.......你对我的一切,都是逢场作戏呢?

季,我想知道........

为什么........

刀起刀落,侩子手没有一丝含糊,萧何看着韩信的脑袋滚在地上,拿出手帕擦擦溅在脸上的血。



16.

高祖十二年。

“陛下.....陛下.......”

此刻,这个殿堂里被人们围得水泄不通。太医们跪在地上,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自责和恐慌;侍从们被赶了出去,殿里只剩这个帝王和他的家眷,还有俯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太医们。

似乎有人在床边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的自己,刘邦半睁着眼,看着上空,若有所思。

被这副病体纠缠这么久,也是时候离去了。他抬起青筋遍布的枯手,细细端详。还好,那个家伙没有看见自己这副模样,不然真是太狼狈了,他想着。果然还是放不下那个家伙呢。就算过了这么久,他的影子还是死死栓这自己不放开啊。

不知道在地下里碰上之后,他会不会原谅自己,毕竟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想到这,刘邦笑了,皱纹遍布的脸上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变成现在这样,就算碰见了,他也不会认出自己吧,如此丑陋的自己,也就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他,也还是那副年轻的模样吧,那副自己深深爱着的模样。

罢了,这样也好。

可是......

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了,大概是自己大限将至,他们想好好确认一下才放心吧。他扫了一眼围着自己的妃嫔和孩子们,在他们担心的外表下,无疑不透着一丝不耐烦和期待。

期待,自己快快死去。

又有谁是真心对待自己的呢?这时候明明应该觉得悲凉的吧。

可是......

明明就算这样,心中却有忍不住的欣喜.....很快,很快就能见到了,快一点,再更加的.......

所能看见的景物、人像都变得模糊,他索性闭上眼睛,谁也不看,而是任自己被思潮淹没。

就要离开了吗?他感觉意识渐渐被剥离,连思考都变得费尽。

可是,

不甘心啊,拥有这令全天下人眼红的位置的自己,霸业已成,流芳百世的自己,却还是抱憾而终。

不甘心啊.......

就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被这座江山,这个国家束缚的汉高祖,连任性的机会都没有了。

自己用所爱的人,所珍惜的宝贝换来的万世英名,却令他悔恨万分。

难道那时,他也是抱着一样的遗憾逝去的吗.......

不,不是的,是怨恨吧,是恨吧,抱着那样的心情离开的他,会原谅自己吗?

早知道,早知道,就应该认真地、用心地对待这份感情。

早知道,早知道,就应该告诉他……

始终都说不出口,从来都没有好好地跟他说过.......




我是有多么地.........

所以对不起,重言......求你了......

能再次遇见的话,请务必听我说......

就算一直讨厌我,恨我,巴不得手刃我也好.......

用这种方式在你心中留下痕迹的,差劲的我,也想认真地告诉你........

我爱你。





















————————

啊啊啊啊啊抱歉烂尾了啊啊啊啊啊(顶锅逃)

抱歉QAQ觉得和上一篇相差好大QAQ


感觉邦信的话,是没有好结局的(喂)

毕竟刘季是一个帝王,他有他的霸业和野心,所以不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出来(摆摆手),直接点说,他是会遏制自己,并不是那么随性的人。

而我所写的,也貌似一直是季在强迫重言(不是貌似是本来就是好吗?!),大概就是重言只是用来满足他某方面需求的?

不不不以上想法是错的!他们日久生情的片段我还没写!(是我懒得不想写了)他们虐心虐身的片段我也还没写!(你有想过要写这些东西吗你)

其实我觉得这对cp会有很对故事写出来,只是我语死早完全不能表达出来所以就放弃了......

其实我,内心是渴求邦信的糖的,所以我,是来嫑脸的要粮的⊙▽⊙

不过经常自己割肉吃就是了......)

(话说好想来一段马车上的展开啊XD)






































【酒鲲】桃花林

OOC

亡者峡谷梗

私设多如山

能萌上酒鲲这对冷cp真是太好了,同好们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ノ=ω=)ノ【把手都举起来!】

如上,这个作者是执掌






————————

1.

“咻——”对方后羿尽力射出最后一箭,倒下了。

“哈啊,终于死了,”李白用脚揣揣那死沉沉的尸体,血色的眼里带着一抹讽刺的笑。他转头看到鲲上昏昏欲睡的庄周,大喝一声:“起来了,子休,准备走了。”

“啊——”庄周从梦中惊醒,揉揉惺忪的睡眼,抬头看向李白:“结束了啊,太白。”

“是啊,今天战果可嘉。”李白炫耀似的拎起腰间的血葫芦,轻轻摇晃,几道凄厉的叫声从里边传来。他愣了愣,“真是可惜。”

“可惜什么?”

“.....没什么,走吧。”

李白走在庄周前面,领着庄周绕来绕去,终于绕回泉水旁。“子休,”李白站在水晶旁边,“鲲变成这样了,你还会要它吗?”

“鲲?”庄周从鲲上下来,摸摸它的头骨,“啊......它变成这样,其实也算是我的错呢。所以,我是不会…”

“那我呢?”李白突然出声,打断庄周的话,“那我呢?”他重复了一遍,猩红的双眸盯着庄周,白衣的血迹怔得庄周出神,手中的长剑早已变得破落,剑上突起的倒刺泛着冷光。庄周从剑里看出自己倒映出来的模样。

绿色的短发如今变长,再加上主人打理不细,早就乱糟糟的了。身上的衣物褴褛,飘飘欲仙的缎带也不知在那场战斗里丢失了。眼前这副落魄样,配上只有一副骨架的鲲,倒是蛮吓人的。

“嗯?”庄周喃喃道,“我们……”





2.

庄周是被召唤师召唤出来的。

为什么自己要叫庄周?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他都不知道。他唯一了解的,就是每天召唤师都会唤自己出来作战,其余时间里,他就只能呆在一个阴暗的房间内,无所事事。

后来,他又多了一名同伴,叫李白。因为两个召唤师是好友的关系,他和李白常常一起作战,他也很享受和这个开朗的英雄一边战斗一边聊天。可渐渐地,李白越来越少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内了。

“太白……”再一次见面,已经是很久以后了。庄周看着一起站在水晶旁止步不前的李白,又看了看自己。“子休,在想什么呢?”李白提着剑受召唤师的控制,在原地转圈圈。“不,只是很久没见太白,觉得是自己的幻觉呢。”庄周跪坐在鲲上,摇摇欲坠。

“是吗……”李白眯起眼,露出几分无奈的笑容,“大概是召唤师想练练其他的英雄,所以把我给忽略了吧。没办法呢,谁教我们都要受召唤师左右呢,大概下一次见面也会是很久以后了吧。”

“嗯……”庄周低头,脑内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哈哈,听到他说的了吧,你们是命中注定要受他人控制。所以,为何不好好把握我给你的机会?只要你同意,你就可以自由。”

“那太白他也可以和我一起吗?我不想和他作为敌人。”

“子休,你在嘀咕些什么呢?”

“哦呀,竟然这么自私呢。当然,如果他愿意。”

“是么……”庄周抬起头,直直看向李白,“太白,”似乎是紧张,他的声音中带着一地颤抖,“你还记得你说过,无论我会怎样,你都会陪着我,是吗?”

“哈哈,是呢。怎么?太想我了吗?哈哈哈,可不要相思成疾哦。”李白作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笑嘻嘻地回应他。

“那如果我说,”庄周揪紧衣角,“我想你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你也会同意吗?”

“哈哈哈,这是什么?告白吗?”李白挑起眉毛,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你知道,我是不会反悔的哟,子休。”







3.

“说起来,你当初的那个承诺,也太不可信了。”庄周撩开自己的刘海,试图转移话题。

“那个?哈哈,毕竟那时候我们还不是自由身呢,听起来当然不可信啦,”李白揉揉后脑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而且,只有你才傻傻地信以为真嘛。”

“你真是......”庄周叹口气,把游到一旁的鲲唤回来,跳上鲲的骨架上,跪坐在其上。“今天那黑洞来得有点晚呢。”庄周探头看向左右,都没有发现那平时带他们回去的黑洞。“是呢,被困在这里也是麻烦。”李白感到颇为无聊,就把酒葫芦摇来摇去,听着里面凄惨的叫声,勾起嘴角。“变成这副模样,连酒也不能喝了,真是可惜了这酒葫芦。”

“想不到你还不改这嗜酒的毛病?”

“那是当然,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毕生的梦想,就是在桃林里当一个桃花仙人,喝桃花酒。”

“……这愿望也太不实际了些。”

“是啊,再说了,在我们的世界里,哪有那么美好的林子呢。”李白仰起头,看向那一成不变的天空,血目映出层层波澜。“哪里有可以容下我们的林子呢?”

“唰——”一声巨响,霎时,有什么被打开了。

“啊咧?终于可以走了。”李白迫不及待地向声源走去。

“咻咻——”一道道光箭擦过李白的肩。

“太白,快跑!”庄周看着从黑洞中走出的一个个英雄,呆滞在原地,却本能地唤着李白。

李白一个闪现向前移动,顺手拍拍愣住的庄周,“子休,愣着干嘛,快跑啊。”

“可是太白,这个地方这么小,又容我们跑到哪里呢?”

“唉,子休,”李白喘着气向庄周说,“这次我们是跑不出去了。”



4.

“李白,庄周,你们可知罪?”把他们包围住的英雄们的头头武则天皱着眉,义正言辞地述说他们的罪行,打算给他们最后的审判。

“罪,哈,哈哈,”李白干笑两声,邪眸眯起,“我们又有何罪?难道和自己毕生所爱一起寻求自己想要的自由便是罪?”他回头看了看庄周,失去鲲的庄周已经虚弱到站不直身,只得盘腿坐在地上。

“你们杀害自己昔日同伴,又残忍地夺取他们的召唤师的性命,这不是罪?”武则天使眼色给周围的英雄,让他们把李白和庄周扣住,“你们奢望自己不该得到的,又以此残害百姓,这是滔天大罪。”

“呵,”李白被扣在地上,想要挣扎却无法挣脱,“那又怎样,至少我还会争取,难道不是吗?那些召唤师,打输了比赛就会把气撒在我们身上,又自私自利地只顾自己,难道他们没有罪?你倒是说说,这世上的哪一个人是纯洁的,清白的?”

“还敢狡辩!”武则天一声大喝,“今日我便取你们首级,以维护这片土地的正义。”她使个手势,“杀了他们!”

“就算今日你杀了我们,”李白奋力挣扎,但却毫无效果,他的双眉紧皱,“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我们为了自己的自由而献身,你......”

“太白,莫说了,”庄周低着头,苍白的嘴唇蠕动,“莫说了,安静一会儿罢。你看,你看,”他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最后的光,“你看,你看,这不就是桃林么,桃花都盛开了,好美啊。”





















【邦信】帐内春光(R18)

一个大写的OOC+无脑纯肉向

 

说好的车就必须开【坚定脸】

 

话说,我真看不清红发信信的眸色,只是看皮肤里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剧情接《又逢君》(上)

 

不过其实不看正文也没什么关系(嘿嘿)

 

不管怎么说,这肉总算是炖出来了

 

 

邦:不过我家信信真的有这么受吗

蠢鱼:那当然啦他可是个处男

信:呵呵你说谁呢

 

不来段试阅吗亲

——————————

 

夜半,细碎的月光散在营帐外,又向帐内爬去,渐渐溢上屏风,打在帐里二人身上。

韩信现在脑内一团浆糊,他唯一知道的,是现在自己被刘邦压制,挺在床上动弹不得。他微喘着粗气,无意识偏过头,想要避开刘邦的视线。那刺眼的月光,却把他照个回神。

“怎么了?”刘邦半跪在床,他弯下腰,一手捏着韩信的下巴,是他可以直视自己,“弄疼你了?抱歉,刚刚我实在是生气了。”他把黏在韩信脸上的碎发剥开,解下发箍。只摆弄着头发似乎令刘邦不大满意,他又把手往下探,恶作剧似的用手指轻轻划过。

“为什么?”韩信抓住刘邦的手,蓝眼对上紫眸,“为什么要这么做?”

 

 

 

 

 

 

 

 

 

 

 

 

 

 

富强明主文明和谐: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5173138701462

【邦信】又逢君(上)

OOC

手机排版,实在辣眼睛

剧情纯属捏他

bl预警,纯乙女党请不要往下翻谢谢合作

*度娘告诉我,韩信字重言,刘邦又名季【不知真假还请懂历史的小伙伴们指点指点ヽ(*´з`*)ノ】

moreover,

邦信,好吃【痴汉笑】历史梗真是玩得不要不要的。

————————————

1.

重言第一次见到他,是萧何引荐的。

蓝发青年站在营帐里,低头研读手中的兵书。远远望去,一股帝王之威扑面而来。韩信止步在帐口,一股莫名的紧张感束缚着他。他一会儿理理头发,整整衣装,迟迟不进帐内。

“你,便是丞相萧何所说的那个执戟郎中?”刘邦抬起头,直视韩信。

“告汉王,曾是。”

“哦,那你必知,我和你的旧主是死敌,而你如今投靠我,又如何向我证明你的忠诚?”刘邦眯起眼,嘴角挂着一抹讽刺的笑。

“这......”韩信犯难了。他思虑了一会儿,摸摸身后那条红马尾,突然抽出一把匕首,抓着马尾,硬是把它割下一截,扔在地上。

“禀告汉王,旧主之恩,韩信不能忘。但汉王赏识之情,韩信更不能忘。只是那已是往事,人总要向前看,那被丢弃的红发,便是我的从前,”他收起匕首,“我早不是项王手下的执戟郎中,而是汉王殿下的大将韩信。”

“哈哈,好一个大将韩信,”刘邦把手中的书随意丢在桌上,脱下帽子,放松绷紧的脸。他走近韩信,用手顺顺他头顶的发圈,笑了。

“想不到你至今还留着。”






2.

实际上,重言早已见过刘邦一面,只是他一时不记得罢了。

那年,刘邦还是个泗水亭长,却也盖不住他那想要游山玩水的心。他来到楚地,一探楚国风光。

“哈,你敢不敢从我胯下钻过去?”

远远地听到一声,刘邦顺音寻去,看见街上有一群青年围着一个绯发少年,少年饱受侮辱,他握紧拳头,手上布满青筋。就在刘邦以为下一刻他就要大打出手后,他却松开拳头。

“好。”









3.

“这位兄台,请止步。”刘邦顺手拦下他。

“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吗?”韩信顶着乱糟糟的红发,抬眼看向面前紫罗兰色衣装的人儿。那时,他的头发还未被束起,而是被这流浪多天的主人一股脑地披在肩后。

“哈哈,这位仁兄误会了。”刘邦弯腰致歉,“在下只是路过恰巧看到此景,知兄台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是和兄台聊一聊而已。”

“啊,”韩信松了一口气,“还算你有点眼光。我孤家寡人,也是初到此地,人不熟一个,不敢惹是生非。”

“兄台这点倒是与我蛮相似,”相谈许久后,刘邦想想,从怀里掏出一个发圈,“难得遇上知音,想赠此物与你,还请兄台收下。”

“那便谢了,”韩信一点也不客气,收下便揣在怀里,“重言一身空空出来闯荡,没有什么可赠予,只望讨兄台一名,若是日后重言能有所作为,定好好报答兄台之恩。”

“刘季,”他伸手,急忙把行礼的韩信扶起,“吾名刘季。”



虽告别韩信,刘邦心中却挥之不去那红发少年的背影。他摇摇头,试图散去眼前的那团绯雾。下一秒,他看见正走来的吕雉,“季弟,听说近日你从赌场那得了一个宝贝发箍,姐姐想要来箍发。”

“不巧,”刘备眯起眼,“刚刚看见个美人,赠与他了。”

“弟弟真是心坏,”吕雉用手半遮面,故作风情,“明知那发箍珍贵,却有随手赠与他人。”

“那....不是他人。”

“又是哪家青年?”

“说与你又有何用?”








4.

吕雉知道刘邦不近女色。

新婚之夜,无论她怎样勾引,刘邦都不动她。

“哼,我明天就告诉吾父,你有龙阳之好。这样,吾父就算怎么看中你,也终不会助你,你也无法靠我们家出人头地。”

“那明天,世人将知吕家小姐婚前失贞,吕家人因此蒙羞,你的母亲怕也盼不到你救她出冷院了。”

“你......真有龙阳之好?”

“是,那又如何?”刘邦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透明的液体灼烧着喉咙,又增几分苦涩。









5.

霎时,沉默席卷整个营帐。韩信看着面前人绀色的眸子,想说些什么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刘季?”韩信试探。

“正是在下。”刘邦放下玩弄他红发的手,把韩信扯入怀中,给他一个拥抱。

“你倒是不曾说你叫刘邦。”

“你也不是,重言?”

“那是我的字,我不告诉旁人的。”

“那是我的又名,很高兴我不是你的‘旁人’。”

“哼。”









6.

汉二年,刘邦率军出关,联合齐、赵王攻楚,不料大败而还。

“告汉王殿下,楚两万兵往我们军营的方向行来!”

“告汉王殿下,军粮不足一万担,不够我军撑两天!”

“告汉王殿下......”

军营内,大家忙碌地火急火燎,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地传到刘邦的耳里。

“可恶!”刘邦失态地一拳捶在桌上,“韩信呢?叫你们通报大将韩信带兵支援,他去哪了?!”

“告汉王殿下,我们早已禀告大将,可不知他为何迟迟不现身.......”

“.......”刘邦沉默了一会儿,用手示意身边的仆人,“都出去吧,让我静会儿。”

“是。”

待人都出去了,刘邦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靠在桌旁,无力地倒下。“重言啊重言.......你可真让我好等.......”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发圈,手指轻轻在上摩挲,圈上被精心雕琢的凤反射出一阵冷光。

“告汉王殿下........”

“是楚人打到我们营地旁了吧......”他立起身,向营帐外走去,“通告全军,准备备战。”

“不......殿下.......”那下人似是被刘邦的威严吓到,支支吾吾。

“那又是何事,莫慌,快说!”

“是大将.......大将韩信率兵来援,先已到我们营地了。”

“什么!”刘邦睁大眼,愣了一会儿,绕开那下人直直向营口跑去。

“汉王殿下!”韩信远远看见冲自己跑来的刘邦,兴冲冲地下马。

“哈哈,重言,你总算来啦。”刘邦领着韩信向自己的帐内走去。

“告汉王,......路上遇到些楚兵,顺手把他们剿了,耽误了时辰,实在抱歉。”

“没事,”刘邦重重地拍下韩信的背,“你我之间还用说什么,你来了,实是让我安心许多。”

“还有......”刘邦俯在韩信耳旁,“跟你说了多少遍,私下你大可唤我又名,不必客气。”

“那就多谢.......季.......了。”

刘邦督见他微红的耳尖,满足地大笑。













7.

“告齐王殿下,楚人武涉前来拜访。”

“他又来做甚?”韩信烦躁地捋捋头发,“不见!跟他说,不论怎样,我都是不会背叛汉王的!”

“是......是.......”仆人听罢,颤巍巍地出去了。

“告齐王.......”

“都说不见了!”

“可......是汉使来访。”

“哦?那快快请见。”

“齐王殿下,此时事关重大,请容我靠近您.......”使者俯在韩信耳旁,“汉王殿下重伤,望齐王韩信前去援助伐楚。”

“这........”韩信迟疑,“可齐国刚拿下,民心不稳,我还需在这........罢了,你速速回去,跟汉王说我再过会儿便回。”

“可汉王殿下他.....说.......”使者憋红了脸,口齿不清,“原话说......‘没有信信在,我怕是要病死了。’”

“他怎能这么胡来!”韩信转过身,故作怒态,泛红的耳垂出卖了他的心思。他思虑了一会儿,挥手遣开身旁的仆人,沉声:“此处眼线太多,不便说话,你回去就说.....”他故意大喊,“我说三日便是三日!你去跟那人说,‘此乃天下大事,岂容殿下任性?’”

“是......那在下告辞了。”使者匆匆行礼,准备走了。

“等等,我有些礼物要送给汉王殿下。”












8.

傍晚,汉王营帐内。

“汉王殿下,”使者对着屏风后的人说,“齐王韩信赠汉王殿下一礼。”他对身后抬着大箱的仆人使眼色,“齐王说,箱已锁,但汉王有钥匙,故我等并不知箱中为何物。他还说,楚王项羽派人来齐游说,怕是居心叵测,请殿下多多留意身边人。”

“孤知道了。箱子留着,你们退下吧。”屏后人轻笑两声,艰难地从床上直起身,“还有,把这周围的人给我遣开,再叫张良过来。”

“是。”

见人走了,刘邦把床铺微微整理一番,“重言,出来吧,人走了。”

“咕哧”一声,箱开了。绯发将领从箱中探头望望,确认刘邦所说为实,才从中出来。

“重言,过来。”

“你怎么知道里面的是我?”

“大概......是我任性吧。”

“真是的,”韩信拍拍身上的尘,“看来你也没病的那么重,亏我落下齐国那儿的一堆事务来看你,”他大大方方地坐在刘邦床头,“没想到你竟宛若平时。那使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硬是说你重伤在身,还......还.....”

说到这,韩信就难续下言,他涨红脸,眼神到处乱飘。也不知殿下怎么想的,竟说那种不知廉耻之言,他们,他们可是男人.......

“哈哈,重言害羞了。”刘邦用手轻抚他的发,握紧抬高,又松开放下。

“别玩我的头发!”韩信恼羞成怒,拍掉刘邦那只作恶的手,“我不管,我今晚便回,齐国的替身不擅演,我亲自教他多日也不见学得妥当,他们迟早会发现。你要给我准备匹马,容我回去。”

“男人?”刘邦眯起眼。

“什么?”韩信愣了,突然明白他所指,大笑,“季真糊涂,我的替身,那还得(děi)是女人?你可不知道了,培养个替子可麻烦,不得让外人知,还得偷偷摸摸地教。”

“所以,你还是.......”他正准备和刘邦讲道理,却被打断。

原本沉默的刘邦突然伸手,捂住韩信的嘴,翻身把他压在床上。他直勾勾地看着韩信,眼中闪烁着的不明怒火吓得韩信忘了挣扎。“听见了?”他对屏风隔着的人喊道:“明天给他准备匹马,今晚别让任何人靠近这里。”他低头看着身下不停挣扎的韩信,“顺便把这帐内的烛火息了,然后速速退下。”

“是。”

“唔.......哈呜,”刘邦松开手,重获自由的韩信立马爬起,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哈......闷死我了,你这又是做甚?”

还不等刘邦回答,韩信松松领子,准备起身,“刚刚那是张良?他在外面多久了?”

“哼,好,这很好,在我面前,还这么不专心,”刘邦的声音低沉地可怕,“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向韩信扑过去,三两下就把他重新压回身下,韩信不知他哪来的爆发力,使得自己硬生生地被他囚着,“不过,重言,一会儿你就懂了。”











————————————————

其实刘宝宝就是想说,他生气了,要和信信炮炮抱抱











嘿嘿,

大家记得准备车票,火车头要高速飙车了。











































看什么看,这里没车。

#如果刀男玩王者荣耀3(段子)

OOC

全员崩坏蛇精病向

其实,不一定所有刀男都能玩好农药的

ps:亡者农药=王者荣耀



————————————

加州清光:

可爱如他,酷爱的英雄是典韦和钟馗。

大概是觉得他们在可怕的外表下都有一颗萌萌哒的少女心吧。

神TM坑队友,硬生生把典韦这个坦克打成脆皮,堪称本丸三坑之次。

如果没有审神者的话,他大概就是三坑之首了。



————————————

大和守安定:

特别专一,非荆轲不用。

专注首落如他,酷爱抢人头。

有个奇怪的习惯,当遇到棘手(想爆粗)的情况,就会把所有的粗口转化为中气十足气沉丹田的一声“哦啦!”,把同开语音的队友吓死。



————————————

石切丸:

酷爱后羿。

大概是都跑得比较慢。

看官方攻略后知道想玩好后羿关键看走位。

于是自行修炼出一种奇葩走位。

但并没什么卵用 ,在移动的过程中,就被敌方用一个闪现加技能收了。

papa手中后羿,大概是中了某种诅咒,变成脆皮中的脆皮(后羿の生无可恋脸)






————————————

一期一振:

帮审神者刷号二号机。

职业代打,根本没有自己的号。

最开始接触农药是因为博多想雇佣免费劳工于是求自己哥帮忙刷号,朴实敦厚如一期面对自己弟弟的要求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再后来,他就变成了藤四郎们和审神者专用代打。

这让来派的孩子很羡慕,于是萤丸和爱染连夜写了一篇一万字的申请希望政府能把明石改成像一期一样的理想型家长。(明石:exm?没干劲是我的官方设定好吗?)




——————————————

萤丸:

大太刀中的骄傲。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英雄,非要说的话,那就是刘禅了。

大概是羡慕他有个值得骄傲的家长吧。(不像某石)

但如果敌方有个刘备,就会专怼他。 不喜欢克隆,看见齐一色的刘备就头疼。

一直觉得自己是正义の化身的他,除了暴力对待两只本丸不省心以外,面对敌人也毫不留情,就是看见一个怼一个。

然而比起刘备,萤丸更讨厌安琪拉。




















————————

小剧场





审神者:别看萤丸表面上那么讨厌明石,有次我看见萤丸在帮懒癌掖被子呢!

爱染:哇哦萤丸!

萤丸:(扭头)哼!

审神者:哈哈萤丸脸红了呢。




——————————————

今天也沉迷在农药中不可自拔。
















给看到这里的你比个小红心♥

ヽ(*´з`*)ノ




#一起来跳广场舞吧!(段子,全员崩坏向)

OOC     

无西皮向

受自家楼下开团跳广场舞扰民的老年人们的启发

花样玩梗系列

审神者是蛇精病向

ヽ(*´з`*)ノ

——————————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审神者:爷爷,我们来跳广场舞吧!

三日月:广场舞。。。是什么?

审神者:这是现世在我家乡里很流行的舞蹈哦!受很多人追捧的!

三日月:哈哈哈,是年轻人的东西啊。(思虑片刻)好啊,那你要教我怎么跳呢。

审神者:好!(往爷爷手里塞一把东北式大花蒲扇)

三日月:这是。。。(嫌弃脸)

审神者:跳舞用的。

三日月:。。。。(婶婶我后悔了刚刚你说什么来着我答应你的什么啦哈哈哈我记不得了哈哈哈毕竟老人家记性不太好)









——————

鹤丸国永的场合

审神者:姥爷,我们来跳广场舞吧!

鹤丸国永:好啊!(完全不懂广场舞是什么但是看审神者的表情应该是一种很好玩的东西所以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审神者拿起播音机,找个空旷的位置放好

审神者:(伸长手对鹤丸笔画)举起手,对,把另外一只放到下巴下面,噢噢噢鹤丸你学得真快!那我先播一段我们先试跳

(BGM: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审神者:(狂喜乱舞)红红地小脸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

鹤丸:(跟着审神者一起手舞足蹈)火——火火火火!






——————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审神者:长腿部我们一起来跳广场舞吧!

hsb:遵命,主上!

(半个小时后)

审神者:部部这首我跳腻了我们换下一首!

hsb:...好的,主上!



——————

一期一振的场合

审神者:振哥我们一起来跳广场舞吧!

一期:。。。抱歉主殿,如您所见,现在我要照顾好我的弟弟们。

审神者:(沮丧状)啊。。。。。这样啊。。。

后藤:哦大将什么事烦扰您了吗?

审神者:后藤!我们一起来跳广场舞吧!

厚:大将,你们在商量着什么?

乱:是什么好玩的事吗?

退:我。。。我可以。。。参与吗?呜。。。

审神者:可以!可以!可以!(拎起播音机往门外走)走吧短裤们,去跳广场舞!

(接下来请收看国际一线男团栗田口48的表演——荷塘月色)






——————

歌仙兼定的场合

(审神者刚踏进门)

歌仙兼定:哈这从门口飘来的一股执掌气息是审神者吧别别别别开口(喘口气)不约爱过没写不想做没心情没病不烧多喝点水饿了吧快去找光忠去放弃吧我是不会做任何不风雅的事的(省略号)

审神者:?







——————

和泉守兼定的场合

(k房里)

和泉守:oh~this is~the part when I say~

审神者:(单手拎这播音机)哈和泉守你果然在这我们一起来跳广场舞吧!

和泉守:this is~the part when I break free~

审神者:和泉守兼定?和泉守兼定?和泉守兼定?和泉守?和泉守?和泉守?兼定?兼定?兼定?

和泉守:baby~this is what you came for~lightning ~strikes every time she moves~

审神者:(生无可恋脸)

和泉守:everybody's watching her~but she's looking at you~you~you~u~

审神者:那啥。。。。。你慢慢唱哈。。。。(默默离开)

和泉守:we go ~fast t'il they can't replay~






——————

明石国行的场合

审神者:眼镜眼镜我们来跳广场舞吧!

明石:哈啊。。。。不要。

审神者:(撒娇)来嘛~来嘛~(扯明石胸前那条带带)来嘛~来嘛~

明石:啊烦(拍掉审神者的手)好吧。。。好麻烦(拿起鼠标)你会做mmd吗。。。嗯。。。好吧。。。先把这个打开。。。下个我的模。。。嗯。。。这样。。。

(半个小时后)

明石:好了。。。跳完广场舞了。。。我要睡觉了。。。拜拜(往下倒)

审神者:喔喔喔喔好厉害谢啦眼镜

明石:不。。。谢











之后,审神者就再也没让刀男们跳广场舞。
















——————————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笑)

其实我很好奇扯掉懒癌胸前的带带会发生什么































#如果刀男玩王者荣耀2(欢乐向,无cp)

段子

短小

来自亡者农药的脑洞

手机排版辣眼睛

全员ooc向

ps:亡者农药=王者荣耀






——————

博多藤四郎:

在审神者的教suo导shi下学会玩亡者农药。

酷爱后羿,大鸟收残雪小能手。

喜欢攒金币买新英雄,听说是为了日后卖号做准备。

因为开始时常常秒选,被人骂小学生,表示宝宝很无辜,我是百年老字号好吗。

对拿四杀已经不感兴趣了,开始和人比谁先拿到五杀。

段位荣耀王者,被万年白银婶哭着求带飞。



三日月宗近:

欧到不行,被婶婶拉去钻石夺宝,一把拿下韩信。

酷爱蔡文姬,但是又有一颗输出的心,想用辅助打出adc的效果,和他开黑的婶婶表示心hin累。

除了蔡文姬以外还喜欢李白,用李白浪到不行,但每次都拿到mvp。

不知道为什么,打排位时用蔡文姬老是输,于是他用李白打到铂金(婶:废话谁能带的起你的蔡文姬)




江雪左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会开号,不知道为什么会玩这个游戏,被婶婶带着团,不高兴。

不喜欢战斗,所以场场打野。

一般玩都是婶婶叫他和他开黑。

除非婶向自己求救,不然不出手,过着清完小野打大野,打完龙就杀主宰的清真生活。

最讨厌的英雄:达摩



压切长谷部:

没有最喜欢的角色,婶婶要他玩哪个他就玩哪个。

帮婶婶刷号一号机,就算帮婶婶刷到黄金婶婶也会用自己万年小学森水平掉回白银Ⅲ(hsb表示心很累)

其实本身对农药无感,所以只有婶婶邀他开黑时才玩。

习惯用刘邦,这样婶婶被打残雪时就可以来个英雄救美。

一般救完后,不回家还到处乱跑想要拯救队友的婶婶就被对方一招收了。

离开房间前会违心地帮婶婶点赞。

每天登号必做任务是给婶婶送金币,被告知和婶婶的亲密度最高后开心得樱飘雪一整天。
























————————

应该会有后续。。。。。。。。。。。。吧




自控( r18 鹤x婶)

r18元素有  

本来想短小精悍但是....

OOC

OOC

OOC

看起来是鹤婶但其实是all婶(吧)

黑鹤

BE【但是我觉得这是个happy ending啊(滚)】

因为开头就已经很不好了所以我还是直接链接吧

——————

富强明主文明和谐: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2651674180751



TOOTHBRUSH(莺x婶 R18)

r18

ooc

ooc

ooc

其实我想说本文内容和牙刷没有多大关系,所以如果想看牙刷play的读者......(那是什么鬼?我也不知道ovo)

口交有,吞精有

婶有名字有脑洞    bg     现代paro

手机排版,实在辣眼睛(其实这不能怪手机这要怪我)

准备好就go


————————————————

     城市的上空黑云密布,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是不是有闪电点亮那片天空,伴随着雷声和雨点,编织成一首交响乐。骤降的雨点令路上的行人们躲避不及,大家都慌慌张张地,希望赶快回家又或者是找到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

     

       滢踩着高跟鞋,拎着包,在原地无助地转着圈。“我该去哪里?”她想,“站在原地淋雨不是个办法。”原本想去搭地铁,可地铁里早已人山人海,出来找的士,却又是希望落空。“啊,真倒霉,”她沮丧地垂下头,“没带伞,手机又没电了,还被雨从头淋到尾...”

  

    “这就是你一直傻站在这的理由?”茶发男子撑着伞,用伞罩住她:“嘛,站着被雨淋可不是珍爱生命的表现哦。”“莺丸?”滢回头,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友,又面露愧色:“抱歉,是我犯傻了,本来想打电话向你求助...可是...”“可是你又忘带充电宝,所以手机没电也毫无办法?”莺丸没好气地打断她的话,一把搂住她,“走吧。”

 

   “我们要去哪里?”

 

    “我的公寓。”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GPS定位,你的手机。”

 

     “欸?”

 

     “...如果你觉得侵犯你的隐私的话...”

 

     “不,我很感谢你,不过你说,我们要去哪里?”

 

     “我的公寓。”

 

     “欸?!”

 

     “...笨蛋。”



 

——富强明主文明和谐: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2625992431731